半寸束骨

我喜欢你。
只要重复这句话,我就充满力量。
你就是,我的奇迹。

【迪云】关于我被金主爸爸包养的那些事12

@什锦酱鱿鱼


“云雀酱,好久不见。”白发的男人自带一股某利坚自由浪漫主义的棉花糖气息给云雀来了个大大的拥抱,以庆祝久别重逢。


虽然云雀立刻嫌弃的推开了。


但是这并不会打扰到白兰今晚的好心情,在来之前他可是收到了大学同窗六道骸的信息,说今晚要为他介绍云雀的男友,哦,这可是天大的八卦,不是,这可是天大的好事。要知道他这位青梅竹马那些年活的那是一个艰苦卓绝与家族里那些老头子斗智斗勇老谋深算笑里藏刀,要说那些经历就是直接走上黑化之路报复世界都理由充分了,如今得知原来大魔王还是相信爱情的哦,看来这个世界还不会玩完啊!


总之白兰是真心开心的,但是,人嘛,一开心就容易飘,在刚才与云...

11 15

【迪云】关于我被金主爸爸包养的那些事11

@什锦酱鱿鱼

“你在说什么?”云雀看他一眼,六道骸哪都好,业务能力绝对没得挑,就是经常皮到云雀恨不能揍之以后快,“白兰刚拿了最佳导演奖,这几年表现越发不俗,在娱乐圈的影响力比风纪大很多,和他接触对迪诺没坏处——还有,谁说是我带,你带迪诺过去。”

“什么又是我?!”

“你是风纪旗下猫头鹰演艺公司的boss,你不带,谁带?”云雀给了六道骸一个你是不是吃了被门夹过的核桃的表情,“迪诺可是你手下极力打造包装的艺人。”

那是你想打造包装他!

“……我知道了。”

“白兰导演,我知道他。他的《梦幻之歌》我看了好几遍的。不过,我可以去吗——那样的宴会?”迪诺自认为虽然已经小有名气,可是对于那种获...

8 12

【迪云】关于我被金主爸爸包养的那些事10

@什锦酱鱿鱼


不带薪休假是可能的,但是一个月是不可能的。


所以,元旦的假期结束之后,六道骸还是回到了工作岗位,只盼着迪诺你可要记得感谢我这个老板哦,我可是为你铺了条康庄大道哦,你可要记得在小麻雀面前为我求情哦。


总之,不知道是六道骸的祈祷见效了,还是迪诺真的在云雀面前帮他说了好话,仿若去年最后一天风纪的会议室什么都没发生一般,六道骸平平安安地过完了一月。


“太好了,如果学长真的要骸卷铺盖回家我就得考虑在工作室的大门口雇保安防止骸君入内了。”


某知名音乐人这样说道。


就这样,二月的例会之后,六道骸被云雀叫住了。


六道骸咽了咽口水,心说莫非这一个月是缓期...

8 11

【CROWN】Chapter.10 不过区区感冒而已

☆ABO正剧向,原作向

☆cp:迪云,山狱,注意,本文涉及骸纲骸感情线向骸髑,纲炎变化

老术年更计划

☆以上

——————————————

“早上好,十代目!”当狱寺惯例地来接纲吉上学时,立刻就发现了纲吉面色不佳,“发生什么事了吗?十代目!”

因为发生了那样的事情,所以一整晚几乎都没敢合眼,但是如果告诉狱寺君的话他又要担心了,连自己都还没搞清楚是怎么一回事,还是先不要让他们担心了。

“就是做了个噩梦而已……”纲吉把事情尽量说得简单一些。

“十代目您做噩梦了?!是有什么困扰您的事情吗?该死的,我作为十代目的左右手竟然没有察觉!”

“不不不,这不关狱寺君的事吧。”为免狱寺过度自...

3 11

【两周年贺】独角戏

“我是死神云雀恭弥。”黑色的烟雾在年迈的教父床前凝聚成人形,自称死神的男人有一副俊雅的容颜,标志性的银色镰刀,他冷着脸,另一只手里浮着一本巨大的黑色封皮书,“迪诺·加百罗涅——”

死神合上了那本巨大的书,于是书也幻化成黑影消失在死神手里:“我是来,带你去往地狱的。”

在云雀出现之前,老迈的教父正盯着窗外飘落的雪花看,听闻这些,也只是笑了:“恭弥是吧,那就麻烦你了。”

云雀在死神这一行已经干了几百年了,他见过各种各样的行将就木的人,有垂死挣扎的,有不言不语的,有痛哭流涕的——却从没有这样一个人,他不畏惧自己,不畏惧未知的世界,当他露出温柔的笑,黑夜里就有阳光亮起。

云雀想,...

3 11

【迪云】关于我被金主爸爸包养的那些事09

@什锦酱鱿鱼

盛漫水的杯子放到自己面前的时候,云雀狐疑地看向六道骸。

“这是什么?”

“水。”六道骸立刻回答了,飞快地,“不然还能是什么呢,对吧?”

在云雀紧逼的眼神下,骸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刚才看你被那些老家伙气的不轻,所以……润润嗓子。”

云雀端起了杯子:“我没有被气到,我觉得,你比较需要润润嗓子。”

果然!骸心里过了一百遍我们同窗八年的情意你居然不信任我!话到嘴边还是憋了回去,感觉会被打死——

于是骸不得不接过了那杯水,以一种英勇就义的表情喝了一小口——仿佛那不是一杯水,而是一杯参了三尸脑神丹情花七星海棠金波旬花生死符的江湖剧毒品荟萃的水。

云雀也没觉得六道骸会给自己下...

6 13

【春风化雨】十五、小雪

☆日常的来自降温后的小甜饼


☆啊啊,大家也要记得保暖啊


☆以上


☆*☆*☆*☆*☆*☆*☆*☆*☆


迪诺快下班的时候,忽然毫无征兆地降温了。


虽然已经十一月份,但之前的天气依旧十分晴朗,只不过走在路上的时候会因为风刮在脸上而感到透骨的冷而已。而不是像此刻,站在教室里都忍不住想搓手。


黑色的云从北方汇聚过来,压在了城市的上空,翻滚着翻滚着,冷风灌进教室里,坐在窗户旁边的同学陆续站起来关上窗户,灯被打开了,这么多人的教室,到底还是冷不到哪里去的。


迪诺听到隔壁教室阿纲带着麦克风在讲关于河流开发的问题,放下红笔,迪诺还是悄悄往手心里喝了一口暖气。早知道要降温...

8 11

【杂谈】请来与我道别

大约两个月之前,我因为各种原因离开第五人格来到了忍者必须死,又因为各种原因,我创建了半苍舞云氏。它如今也只是一个小小的家族而已,在这个游戏中的沧海一粟,却也拥有它的羁绊与真情,所以我想讲一讲,讲一讲关于那些美好的事情。

我创建了这个家族,原本就只想着随便玩玩而已,因为不喜欢加入别人,不喜欢受制于人,所以选择了自己来创建一个新的家族。

那个时候,这个家族弱小又脆弱,我抓住了家族里贡献值最高的玩家,问他愿不愿意做半苍舞云氏的副族长,然后他答应了,于是故事开始了。

这是一场无关风月的故事,我们一同战斗,一同在这个家族尚且弱小脆弱的时候尽全力经营着它,在最初的时候,只有我们两个人而已,我们一起经...

2 19

【迪云】关于我被金主爸爸包养的那些事情08

@什锦酱鱿鱼 考完来一发。


迪诺的整个圣诞节都是在个人的歌会中度过的。


虽然从前也红过,但是那个时候也没有达到能开一场个人演唱会的程度,所以这可是他人生的第一场个人演唱会,要说不紧张是不可能的。好在公司方面为了使歌会达到更好的效果,还联络瓦里安方面请来了Xanxus和斯库瓦罗做嘉宾。尤其是斯库瓦罗,当初和迪诺同期出道的斯库瓦罗,这可是买了一波好情怀啊。


“斯库瓦罗,你注意到了吗?第一排的那个黑头发的。”演唱会结束的时候,迪诺在后台拉住了斯库瓦罗,一脸的兴奋,“我知道他,微博上每次我一发布什么他都第一个回复我,还给我做过应援视频,我怀疑上次那个蛋挞也是他送的——而且你说吧,其...

4 19

【迪云】关于我被金主爸爸包养的那些事07

@什锦酱鱿鱼


兴许是天生就适合站在聚光灯下吧,当然也多亏了风纪恰到好处的推广宣传,迪诺复出到现在才短短三个月,人气已经如日中天仿佛从未耽搁那十年时光一般。


云雀挂了电话就发现原本属于自己的首杀已经荡然无存了——不要说首杀,前一千都没有了。


“啧。”真是叫人莫名生气又骄傲的事情啊。


虽然蛋挞是自己做的,但是云雀还不打算让迪诺知道这些事情,自从知晓当初迪诺被封杀的真相,云雀就把和迪诺见面的打算后推了以后再说吧,免得那个人瞎想。


熟练切换上那个被认证为“后援会会长”的小号,云雀一如既往地转发点赞评论了那条微博。


嗡——


云雀刚想放下手机,消息提醒就进来了...

15 22
 
1 / 41

© 半寸束骨 | Powered by LOFTER